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封面人物 >> 正文
八位基层干部的早晚时刻(岁末年初探作风)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9/1/30 19:38:41 来源:人民日报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本报记者 刘新吾 张 枨 姜晓丹 原韬雄
 

  柯明贵


  孙建忠


  杨雪峰


  朱春晗(右一)


  傅 亮(右)


  谢绍靖


  陈晓玲


  谢存良
 

  6:00 

  重庆嘉陵江畔 

  航道站 

  守护航道

  习惯了船上的生活,并不觉得苦

  早上6点,天还没亮,一艘船停泊在嘉陵江畔,值班室灯火通明。柯明贵已经值班两个小时了,他在船上踱步,观察水面。

  “在船上工作了32年,我养成一个坏习惯,每隔两三个小时就自动醒来,尤其听到水声的时候。”柯明贵是重庆市嘉陵江航道管理处石马河航道站站长,这艘船是他的基地。航道站负责管理维护15公里嘉陵江河道,根据水位及时调整航标,保障往来船只安全通行。除了柯明贵,这里还有8名工作人员。无论严寒酷暑,刮风下雨,航道站每天开航。

  “今年过年期间,我要从大年三十值到初三。”柯明贵说,站长和副站长轮流值班,每人4天,24小时都在船上,雷打不动。

  对柯明贵来说,大周期值班是4天,小周期值班是4小时。他和同事们,无论黑白,不分节假日,每人值班4小时,循环往复。

  不过,对他来说,还有一个更大的周期——一辈子。他的父亲也是航道守护者,柯明贵从小就跟着父亲在船上玩耍。1987年,他“接替”父亲,开始新一轮的工作。“那个时候,船是木船,灯是煤油灯,风太大时还有些害怕。现在条件可好多啦!”谈起当初场景,他记忆犹新。

  相比于辛苦程度,一些人觉得这份工作的待遇并不高,柯明贵也理解,“现在大城市生活压力大,有这种想法也很正常。但我是在船上长大的,习惯了船上的生活,并不觉得苦。”

  大约7点,嘉陵江迎来曙光,隔壁飘来一阵饭香。“看这天气,是个好日子!”柯明贵笑着说,再等一会,他就可以吃热气腾腾的早餐了。

  6:00 

  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 

  花石峡镇派出所 

  交通执勤

  站上3分钟,口罩就结了一层冰碴

  “老婆,我上班去了。”给云南老家的妻子发完短信,孙建忠扣上警帽,走出门去。

  这里是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花石峡镇205省道。早上6点仍漆黑一片,海拔4300米,气温零下26摄氏度,只有来往的车辆打破寂静,划出一道道白色的影子。这里10月份就开始下雪,这几天,积雪已经50厘米了。

  孙建忠所在的交警中队有5个人,负责368公里交通线的安全通行。他用不太流利的安多藏语叮嘱司机注意安全,站上3分钟,口罩上就结了一层冰碴。他不时拍拍身上的雪,尽量让警服显得干净整齐。

  孙建忠所在的派出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4年来,除了回云南老家,他再也没有去过别的地方。“一年两次假,都攒着回家见见老婆、见见爹娘。”

  早上8点,天亮起来,孙建忠回所里准备吃个早饭,作短暂休整。手机铃响起,那头传来李师傅的声音,“小孙,最近挺好吧?”

  “都好都好,就是雪大!”

  “啊呀,你那儿我可是再也不去了。”

  两年前,河南货车司机李师傅发生车祸被卡在驾驶室里,孙建忠和几个同事赶去营救。李师傅疼痛难忍,吼叫着直抢孙建忠的配枪寻死。好在经过3个小时的抢救,李师傅脱离险境。时至今日,二人的联系仍然没断。

  因为一次执勤任务,孙建忠的无名指骨裂,现在,他连结婚戒指也戴不上了。不过,他不会让家人知道这些。“今年回家得好好备上点年货,讨老婆开心!”转头,孙建忠又钻回风雪中。

  6:00 

  内蒙古呼和浩特 

  赛罕区法院执行局 

  围堵“老赖”

  自己忙一点,就能换许多家庭过个好年

  清晨6点,天色未亮,气温零下20多摄氏度。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赛罕区法院执行局执行员杨雪峰已同两名法警一道,前往被执行人住处,开始一天的工作。

  他要找的是那些有执行能力却拒不履行的“老赖”。不少“老赖”常年在外,或者早出晚归,与执法人员“捉迷藏”。

  今天他执行的是一起拒不偿还借款债务的案件。昨晚案件申请人正巧看到被执行人开车回家,便立刻电话联系了杨雪峰。

  杨雪峰刚赶到被执行人居住的小区,忽然电话铃响起,原来是申请人打来的,他告诉杨雪峰,被执行人刚刚开车送孩子去学校,杨雪峰立刻和同事驱车前往。

  到学校附近,杨雪峰一眼认出了被执行人的车,他却并未立刻上前。

  在学校门口等了一会儿,直到被执行人把孩子送进校门,杨雪峰才走过去说明来意。上午10点,在杨雪峰的讲解劝导下,终于,当事人双方达成和解,被执行人履行了部分案款,并对其两辆汽车进行了抵押。

  类似案件,杨雪峰一年要处理1100多起。

  中午回到法院,杨雪峰又开始准备接下来的工作了。下午还有两个限期腾房排除妨碍的案件需要处理,后天要去太原出差,越到年根儿越忙。不过,想到自己忙一点,就能换许多家庭过个好年,累点儿也值了。

  6:20 

  广东广州市花都区 

  消防救援大队 

  早操、救援

  把被困者救出来,把兄弟平安带回去

  6点20分。伴随着嘹亮的起床号,朱春晗又开始了一天的训练备勤。起床、洗漱,紧接着是每天早操的必备项目:负重5公里。

  他是广东广州花都区消防救援大队花都中队副中队长。相对于日常火场救援需要的50斤负重,30斤的空气呼吸器简直小菜一碟。他带领全体队员整齐穿梭在训练场上,一圈、两圈……渐渐地,汗水浸透了训练服,但洪亮的口号并未因急促的呼吸而绵软。

  “铃铃铃……”急促的电铃声激活了消防员们紧绷的神经。茶园里南路一家民房发生火灾,疑似有人被困。

  一分钟内,下楼、着装、登车、出库,朱春晗同指挥中心取得了联系。初步了解现场火灾情况后,朱春晗给每台车、每个人安排了任务。在赶往现场的路上,他再一次逐个检查了队员的个人防护装备。他知道,这是兄弟们生命安全的保障。

  到场后,经火情侦查发现,着火建筑为六楼民房,户主称女儿被困屋内,朱春晗感到事态紧急,背着空气呼吸器冲入火场。好在,最终确定无人员被困。

  走出火场时,朱春晗的头发都被滚烫的热烟燎得蜷曲了。“里面没人就好。”他舒口气。

  把被困者解救出来,把兄弟平安带回去,这是朱春晗出警时对自己的唯一要求。

  22:00 

  重庆市南岸区 

  环保局 

  巡逻检查

  执法也要有温度

  “开工!”晚上10点,重庆市南岸区环境行政执法支队工作人员傅亮和3名同事驱车前往各个建筑工地巡逻,检查夜间施工噪声,另外4名同事则前往噪声污染重点区域驻点蹲守。

  车开到二塘街,傅亮的执法电话响了,有市民投诉一处工地施工,影响休息。他们立刻赶往现场,发现居民楼旁边的一处工地,还有几个工人在用切割机切割钢材。“有人反映噪音太大,早点停工,回去休息吧。”傅亮提醒工人,工人们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执法也要有温度,他们是临时施工,且是初犯,我们主要进行宣传引导,情节严重时才会处罚。”傅亮说。

  根据法律规定,未经审批,晚上10点到清晨6点,禁止进行产生噪声污染的施工,但一些工地会打擦边球,在5点多抢先施工,影响附近居民休息。在这期间,只要接到投诉,傅亮和同事们将第一时间前往工地处理。最忙的时候,一天要跑200多公里。

  像傅亮这样参加夜巡的工作人员,在南岸区环保局一共有35个。

  早上6点,天还没亮,路上开始看到人影。傅亮结束一夜的巡逻,回到家中。孩子还在熟睡,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另一个房间,抓紧时间睡觉。中午,他还要回办公室工作。

  家里人抱怨过傅亮工作太忙,同事中也有换工作的。可是,这些事情总要有人干。一些群众专门来感谢傅亮和同事们,有些是家里小孩要准备考试的,有些是老人生病需要休息的,每到这时,傅亮都觉得,一人辛苦换来更多人的安睡,很有成就感。

  22:00 

  广东阳江市 

  纪委监委第五纪检监察室 

  搜查证据

  忙过这阵子,要晚上回家多陪陪孩子

  时近春节,马路上挂起了红灯笼。很多人开始盼着放假过节,而广东阳江市纪委监委第五纪检监察室干部谢绍靖却并不轻松。

  一名公职人员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阳江市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根据案件需要,要对被调查人的办公场所、住所等进行搜查。

  搜查措施非常必要。如果犹豫不决,被调查人的家属很有可能转移隐匿赃款赃物,就会贻误时机,使案件查处工作变得被动。

  晚上7点。“现依法对你的家庭住所进行搜查,请你配合。”谢绍靖出示了搜查证。

  搜查人员仔细翻查被调查对象可能存放涉案款物等相关证据的地方。在填写扣押物品清单时,谢绍靖将每样扣押物品注明,一一填在清单上,进行清点、登记、编号,一个不多、一个不漏。

  晚上10点,持续了3个小时的搜查工作终于结束,谢绍靖却没回家。为了让谈话组工作人员更好地掌握被调查人的线索材料,开展第二天上午的谈话工作,他迅速收拾好物品,起身赶回办公室。

  “爸爸,我想你啦!”谢绍靖刚回到办公室,四岁半的女儿就发来微信语音,他紧绷的脸上露出微笑的神情。

  “上周晚上回家陪女儿玩,随手拿起一本纪检监察杂志考考她,没想到小不点连‘党员’‘纪委’‘监察’这样的词语都能认出来。说到‘纪委’时,她用手指了指我。”谢绍靖说。

  这是谢绍靖与同事连续奋战的第三个晚上。“忙过这一阵子,还是要下班后多陪陪妻子,多抱会孩子。”说罢,他又投入到工作中。

  22:00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城区 

  迎新路街道团结小区 

  清查隐患

  春节前后,晚上基本都在值班巡逻

  年关将至,晚上8点,夜色中的呼和浩特气温降至零下10多摄氏度,但新城区迎新路街道团结小区社区却是一派万家灯火、熙熙攘攘的景象。此时,37岁的社区党委书记陈晓玲结束了白天的工作、用过晚饭后,再次走出了家门。

  这两年,为了让居民生活环境更舒适,全市开展了环境卫生综合整治行动,作为最基层的社区干部,陈晓玲和她的同事们除了做好宣传、沟通工作,更需要随时与卫生、食药、工商、城管等部门配合。

  团结小区社区共有127栋楼、5907户、近2万名居民,还有多家饭店、酒吧,学校、超市、大型便民市场更是样样齐全,要想把整个社区走下来,怎么也得四五十分钟。

  陈晓玲和工作人员来到社区的酒吧、饭店一条街,检查是否存在占道经营、乱扔垃圾等现象。晚上正是客流量比较大的时候,社区干部们除了要检查餐饮企业是否达到了干净卫生、明厨亮灶的标准,还会给用餐居民进行食品安全等知识宣传。

  10点,陈晓玲和物业的安保人员仍然在社区内巡逻。到年根儿了,不少人都想着过年要放鞭炮、烧旺火热闹一下,但是出于环保和安全考虑,市区内实行禁燃禁放,所以这些年春节前后的晚上,陈晓玲和社区的同事们基本都是在值班和巡逻中度过的。

  11点,夜已深,陈晓玲安心地睡了。

  22:00 

  青海西宁市湟中县 

  扶贫开发办公室 

  核实数据

  扶贫精准首先是数据精准

  晚上10点多,青海西宁湟中县扶贫开发办公室的三层小楼灯火通明。

  副主任谢存良正专注地盯着电脑,对面的同事刘小宾也是一样。他们负责全县的数据统计和数据比对工作,各镇、乡、村每一户贫困户的数据都在他们这里汇总,生什么病、多少存款、孩子上什么学,事无巨细,统统在录。

  扶贫精准首先是数据精准,数据是最基础的工作。资金批复、政策落地,谢存良这里是第一步。

  谢存良话不多,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刘小宾总是及时提醒他,“歇会歇会,起来活动活动吧!”

  去年9月,谢存良刚做完胆囊切除手术,如今的他已经比微信头像上的照片瘦了很多。

  “行行!”谢存良起身,披着衣服小憩一会,刷了个牙,又坐回电脑前。

  12点,结束了一天工作的谢存良开车回家。这车是去年刚买的,为的就是每天回家方便,能见到两岁的儿子。

  进了家门,谢存良赶紧跑进屋看孩子,娃娃正呼呼大睡。他静静看了会,关了门出来,不一会儿,孩子自己跑了出来。

  凌晨1点,谢存良要送记者离开,刚到门口,儿子醒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爸爸别走!”

  “爸爸就送个人,不走不走!”孩子强忍着泪水点着头。

  “谢主任,您别送了!”

  谢存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那我就真不送了啊。”门关上了,夜恢复了宁静。

  

  版式设计:蔡华伟

 


(共1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