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写作范文 >> 正文
瞭望周刊:一个村民小组长的舞台到底有多大?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4/2/16 21:23:41 来源: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梁相斌、李鹏翔

    他在村民小组长岗位上一干32年,带领村民创造集体资产20多亿元

     只有2平方公里的小山村,打造出尖端产品用于“神舟”飞天,生产的桥用缆索出口世界各地。
     湖北省嘉鱼县官桥村八组拢共65户245人,却经营着一个集团、下属12家企业,创造集体资产20多亿元。领头人名叫周宝生,在小组长岗位上一干32年。
“先走一步,多走一步”
     金秋十月,《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来到官桥八组。整齐的农民别墅,干净宽敞的柏油道路,悠然游弋着黑天鹅的人工湖。村民每天早上将垃圾放在门前的垃圾桶里集中处理,每家每户都有分片的集体草坪定期打理。
    放在三十年前,这样的情景可是想都不敢想。1979年,26岁的周宝生被推选为小组长。上任伊始,他便与农户商量分田到户。此时的八组还是“学大寨”典型,湖北也没有推行包产到户,不少人虽然跟着周宝生干,心里却直打鼓。
结果,当年粮食产量达17.5万公斤,八组从此告别了靠吃返销粮、年年闹春荒的艰难岁月。“要发展,没有一股子敢闯敢干的劲儿哪能行?”老周回忆。
    粮食年年增产,村民收入也要增加,周宝生意识到,光盘泥巴还不行。1981年,他带领乡亲在官桥镇上租房办起了熟食店、冰棒厂,一年下来赚了7000多元。正当大家喜出望外之时,周宝生突然决定,店不开了,回去开矿。
   “这不是‘五马换六羊’,瞎折腾嘛!”面对想不通的乡亲,周宝生解释说,镇里地方小,销量有限,其他小店一跟着来,生意肯定做不长。附近山下有“鸡窝煤”,只要舍得干,就是一条致富好路子。
   “赚了钱是大家的,赔了本算我自己的。”周宝生豁出去,拿出家中仅有的600元积蓄,又从外借来5000元,挨家挨户动员乡亲出来挖煤。好不容易凑齐的16人挖煤队终于在春节前的寒风中挖出了第一筐煤。
    小煤矿成了“第一桶金”。上世纪80年代,八组人用挖煤赚来的钱,办起了钉丝厂、铸造厂、家具厂、沙发厂等十多家工业企业。见到红砖市场需求大,八组又办起砖瓦厂,投产不到一年,就收回全部投资。
不过,周宝生也交过学费。1993年,八组投入500多万元,从加拿大引进全自动机械化养鸡设备生产线,结果设备没卖出一套。老周意识到:乡镇企业吃资源饭、吃劳力饭的路子走到了尽头,要想办法,走新路子。
    他说服村民,关停了尚在盈利的劳动密集型小厂,于1993年整合组建田野集团,集中资源向高科技产业进军。生产永磁合金,被广泛服务于军工民用,还出口欧洲。使用这种产品制造的精密仪器,后来用到了“神舟”系列飞船上。
    此后,八组又建设起高科技工业园,与科研院所陆续合作创办了一批高科技企业,积累起20多亿元的集体资产。“八组一没特殊资源,二没卖过土地,我们只是比别人先走一步,多走一步。”老周这样说。
“出名”不“慕名”
    在许多人眼里,一个拥有20亿元多资产的集团公司董事长,一定财大气粗,出手阔绰。然而,与老周打交道的人,都有一个同感,今天的周宝生仍是过去那个朴实的周宝生,在他的身上看不出骄奢之气。
    他每次到武汉出差,办完事后再晚也要赶回来,一是怕耽误工作,二是为节省费用。
    这么些年来,周宝生先后当选党的十六大、十七大代表,第七、八、九、十、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是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优秀企业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虽然头顶一大堆荣誉光环,老周却是“出名”不“慕名”。
    上面来的领导不止一次问他,要不要挪一挪位置,老周总是笑着摇摇头说:“组长虽然算不上什么官,但要当好也不容易。当这个组长,并不妨碍我实现自己的理想和追求。”
    第一个来官桥八组创业的知名磁性材料专家刘业胜曾说,老周这个人优点很多,最根本的一个优点就是克己奉公。官桥八组最初的几十名专家,都是冲着周宝生这种精神境界来到八组和他一道创业的。
    但有人不理解,他不慕名、不慕财,图的是什么?老周这样回答:“我有我的追求,我有我的理想。把名利看淡点,精神就浓点;把名利看重了,事业就没了,我从当组长那天起,心里就有一幅蓝图,我要把这幅蓝图画到底。”
认准共同富裕
   老周心中这幅蓝图,是给整个集体绘画的。不少人说,凭周宝生这样的才干,如果他一门心思自己干,肯定会是个亿万富翁。但老周没有那样做。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八组的集体经济已经有了较强实力,有些人劝周宝生见好就收,当这个组长太辛苦、不划算,不如早点去干自己的,为子女留点家业。这期间,个别曾与他一起奋斗的人,离开了八组集体,办起私营企业,一下子发了。可老周不眼红,不动心。
    采访中,周宝生说:“讲实话,我也有比较好的致富条件,可以自己先富起来,但党的改革开放政策,给我提供了发挥作用的舞台,八组就像一个大家庭,我不想任何一个‘亲人’落在后面。”
    1986年,官桥八组统一设计、统一施工,建起50多幢别墅,震撼了四乡八邻。2010年,组里又对全组旧别墅统一拆除改造。随便走进一个村民家里,两层的气派别墅,屋内平板电视、柜式空调、音响一应俱全。
     在八组,每户村民每年享受一次免费体检。组里还建立了农民子女上学学费补助制度、村民重病住院医疗费资助制度、全体村民和企业员工养老保险制度等,实现了人有所居,少有所学,老有所养,病有所医。
    善借八方之力,也让发展集体经济的八组屡屡抢得先机。曾调研过八组现象的湖北省咸宁学院教授李友清说,八组腾飞的每一阶段,都蕴含着善借政策之力、善借政府之力的高度智慧。
    八组村民常说,发展关键是有周宝生这个带头人。周宝生却说,正是从干部到群众都秉持共同富裕的信念,八组的发展才有着源源不断的推动力和创造力。
    先行一步的官桥八组,同样注重发挥示范作用,带动周边村组共同发展。2009年10月,周宝生带领八组启动支持官桥整村推进新农村建设工程。走近正在建设的官桥村特色水产基地,进排水渠道分离改造已近完工,新修的水泥护坡显得十分牢固。
    望着新修的池塘,官桥村渔业养殖户周新华说,鱼塘前年发生垮坡,亏得连摩托车加油的钱都没了。等整修完后,就敢放心大胆投入了,还可以搞农家乐和垂钓休闲。有这样的好规划,有这样的领路人,“生活是越来越有奔头了”。
 


(共1页)[1]